沉浸式戏剧是戏剧吗?沉浸式戏剧,是一个室内互动活动现场,还是一种戏剧?亦或,两者皆是?

这样的问题,在沉浸式戏剧作为一种新颖的艺术作品类别出现在观众面前时,引起了许多思考与讨论。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Then She Fell  图片来源:Wall Street Journal

非黑即白地把沉浸式戏剧划分进已有的分类框架里去仿佛总是会显得顾此失彼,不够准确全面。沉浸式戏剧虽有着新颖独特的面貌,但似乎也可以被认为是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戏剧艺术内核的同时转变了舞台形式后创作出来的作品。

那么戏剧的舞台形式经历了怎样的转变?这些转变又对演员表演乃至整个戏剧的呈现效果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戏剧舞台形式的转变

对于任何艺术作品而言,形式和内容总是相辅相成。在戏剧领域,传统戏剧向沉浸式戏剧的演变也可以从戏剧舞台形式的发展变化中找到踪迹。

戏剧剧场分为舞台、后台和观众席,其中就舞台和观众席布置的不同方式分为几大类剧场: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End Stage Theatre,

位于英国ZOO Venues Southside的Main House

(图片来源:ZOO Venues)

End Stage Theatre的舞台最简洁明了,一面为舞台,另一面为观众席。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Proscenium Stage Theatre,

位于美国旧金山的War Memorial Opera House

 

Proscenium Stage Theatre 是大剧院的最常见样式,剧院内部有上方的一道华丽拱墙将舞台和观众席分开,舞台下方往往有乐队的现场演奏空间。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Thrust Stage Theatre,位于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

Wharton Center的Pasant Theatre

(图片来源:whartoncenter.com)

Thrust Stage Theatre的舞台形状不规则,仅一面无观众,为演出背景墙,剩下多面都是观众席。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Arena Stage Theatre,

位于英国斯卡布罗的Stephen Joseph Theatre

(图片来源:theatretrust.org.uk)

Arena Stage Theatre (Theatre-in-the-round) 的舞台在整个剧院的正中心,舞台往往呈长方形,四面都被观众席环绕。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Flexible Stage Theatre

(图片来源:standrewsgreenvalley.com)

Flexible Stage Theatre 则是最自由的一种剧院布置,观众席可移动,可根据导演需求自由布置,常常在一个涂成黑色的小空间里,所以又称为黑匣子剧场 (Black Box Theatre)。

舞台与观众席无论如何布局,其目的都是为了让众多观众在同一时间观看到故事发生,并尽可能身临其境地参与剧情发展。从 End Stage 到 Thrust Stage 到 Arena Stage, 越来越多面的观众席设置,让观众得以从更多角度看到“台上”发生的一切。而沉浸式戏剧,可以说是这种诉求的进一步延续,是一个剧场空间布置的新变种,是舞台形式的转变。沉浸式戏剧允许观众于演出中在指定范围内走动,甚至与演员互动,跟随演员出入不同地方。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Sweet & Lucky” 是美国丹弗市的第一个大型沉浸式演出

Photo courtesy to Adams Visual Communications

互动戏剧最早可以溯源到 19 世纪现代戏剧发展之初,最早以台上台下的“演员-观众”相呼应模式 (call-and-response) 存在,特指演员在台上呼喝一句,观众在台下简单回应一句。这种互动模式在当时的音乐界也常常出现,一直延续至今日。之后,传统大剧院 Proscenium Stage Theatre 的剧目也选择性地加入互动元素,例如1985 年托尼奖最佳音乐剧德鲁德疑案 (The Mystery of Edwin Drood) 在策划时,就选择在剧末根据观众投票选出的凶手,来决定最终大结局的走向(结局七选一)。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图片: Cast of The Mystery of Edwin Drood. 

Photo Courtesy to 2001 Shaw Festival.

2003 年,著名英国戏剧公司 Punchdrunk 在伦敦推出《不眠之夜》 (Sleep No More) 并获得巨大成功,由此开启沉浸式戏剧在世界范围内的风潮——观众们跟随演员随着剧情发展探索剧院的每一处,随处都变为观众席,随处都变为舞台。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戏剧模式模糊了“舞台”的存在, 将观众与演员置于完全的同一次元,以求“身临其境”的最大化。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在Sleep No More的体验中,

观众可在剧院中来回走动,随意选择观看位置

(图片来源:Alick Crossley)

每一种革新都会伴随着双面的效果出现,这个道理对于沉浸式戏剧所做出的革新而言同样适用。舞台形式的转变,对于演员的表演而言有利也有弊。既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新挑战;既有新的功能和效果的实现,也有打破原有“舒适区”后对演员产生的新的考验。接下来我们便详细谈一谈这种转变对演员表演有何影响。

沉浸式戏剧舞台形式对演员表演的影响

1、演员能量 (Energy) 传递的变化

沉浸式戏剧的近距离表演形式使演员的能量消耗减小,但同时使演员的能量更易被观众影响。


无论对舞台演员还是影视演员来说,能量都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表演能力之一。从表演学习的最开始,教师便会反复强调演员感受和使用自己能量的重要性。能量的概念较为抽象,笔者认为可以将其理解为人与人之间相互影响的“气场”。

能量的常见基本训练为,一个人隔空推另一个人,双方的肢体并无接触,但双方都必须能感受到发出和收到的推力。能量之重要,在于其被用于表演的每时每刻,方方面面。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演员之间的“能量传递”

(图片来源:Staged Steel Armory)

例如演一对男女相互爱慕,双方演员都要先调动感受到自己心中爱慕的情感,然后从眼神,表情,肢体动作,用全身将这种能量传递给对方,由此为旁观者展现出一对情侣相处的场景,这就是表演的“真”。这与假装自己爱慕对手演员,从而表演情侣戏是不同的概念。

以此类推,在戏中的每一刻,做的每一件事,演员都须感受到此情感/做此事的能量,并将其用到戏中去,这是“人在戏中”,“不出戏”的必要条件。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2012年,曾在费城的Lantern Theater Company

上演的 《罗密欧与朱丽叶》Romeo and Juliet

演员不但需要感受并运用能量,还需要能够放大这种能量,以被台下/镜头外的观众感受到。就舞台演员来说,演员需尽可能地放大自身的能量,从而能影响到台下坐在几十排或是坐在楼上的观众。演员的个人能量是否真的能被放大至剧场内的最远座仍然存在争议,但肯定的是,用自身能量传达尽可能多的情感,影响尽可能多的观众,是舞台演员的表演追求之一。

而在沉浸式戏剧的近距离表演中,演员和观众几乎面对面,不存在正常舞台剧的远距离感,演员本身所须放大的能量程度也因此降低,从而演员的能量消耗减少,这是沉浸式戏剧表演的优势。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Punchdrunk在伦敦的沉浸式戏剧作品 The Drowned Man

图片来源:Punchdrunk

尽管演员的能量消耗减少,但在沉浸式戏剧表演中,演员能量的稳定性降低,被影响的可能性变大。由于传统舞台的布置,戏剧演员的训练重心更多在于放大自身能量和感受对方演员能量,观众的反映对台上演员的影响在训练中并不是主要关注的点,在实际演出中也往往不对演员起到主要影响。

然而,沉浸式戏剧将演员与观众的距离大大拉近,甚至需要演员与观众合作表演,观众会适当起到对手演员的作用。观众不同于专业演员,往往不能完全在戏中,更难谈与演员交换或给予能量 (feed each other energy) 。如果是这种情况,就仿佛一个演员被分到了一个或一群很糟糕的对手演员,对演员表演的稳定性一定会多少产生消极影响。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Rave Theatre Festival里的沉浸式戏剧 Noirtown,

两位演员坐在观众中间表演

(Photo Courtesy to Carly Hoogendyk)

在观众的包围下,要一个人独自保持人在戏中无疑更难。这也是沉浸式戏剧的演员需要注意并训练加强自身的一点。

2、即兴演出占比变大 

由于观众反应的多样性,沉浸式戏剧除了固定台词之外,还要求即兴表演(Improvisation) ,需要演员站在角色的角度迅速反应解答观众的疑问。

相较于正常舞台剧,沉浸式戏剧演员须对全剧每一刻的故事线更为了解,并全方位立体地思考自身角色的经历。这种经历包含角色本身的人生大转折,也包括非常具体细小的事情,比如角色在全剧开始前在做什么,平时有什么爱好,有几个家人,有没有爱人,吃不吃早餐,午餐吃了什么,有无日常锻炼的习惯等等。所有观众可能提出的问题,演员都要站在角色的立场上思考过,才能做到迅速回答提问。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互动戏剧The End of the World Bar & Bathtub里,

演员会来到观众家里的浴缸里,和观众进行互动表演

3、实体舞台的缺失使演员的表演更难令观众信服

在戏剧表演中,实体舞台不仅是一个演出平台,也是在演员和工作人员共同为观众构建故事时,对故事的保护和助力。台上台下的概念十分简单,可正是这种人为的次元划分,使观众更易相信眼前的、台上的故事发生在另一个世界。这种舞台的“分隔”, 正如电影屏幕的分隔一样,反而使观众更容易投入到故事情节中去。

在沉浸式戏剧中,观众随演员而动,随处是舞台,随处是观众席,也就揭下了实体舞台给演员的“保护壳”,使表演更难了。

因此,打破了舞台的“第四堵墙”的沉浸式戏剧,同时也失去了实体舞台对构建故事空间的保护。对于演员来说,也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排除更多真实世界的干扰,使得观众能更好的相信表演的真实性。

参考文献:

AMP Talent Group, “10 Personality Characteristics That Make Great Actors”, June 22, 2016.

Chris Neels, “Immersive Theatre: Advice for Actors”, 2018.

Konstantin Stanislavski, “An Actor Prepares”, 1936.

 在能量传递中与观众共舞 | 沉浸式戏剧对演员表演方式的影响

作者 Miyun

 

明尼苏达大学戏剧系毕业生,演员,爱表演爱唱歌,爱阅读爱写作,未来在脚下,故乡在远方。

排版/编辑:Yif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